• <code id="ass2i"><legend id="ass2i"></legend></code>
    首頁>新聞 > 人物 > 正文

    舍弗勒事業部CEO馬迪斯·青克:中國 是我們想要扎根的市場

    來源:蓋世汽車網 | 2023-11-15 11:45:47
    “從今天或者這十年來看,舍弗勒可能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大的轉型?!痹谏w世汽車最新一期C Talk高端系列訪談中,舍弗勒集團汽車科技事業部首席執行官馬迪斯·青克(Matthias Zink)先生如是說到。

    “從今天或者這十年來看,舍弗勒可能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大的轉型。”在蓋世汽車最新一期C Talk高端系列訪談中,舍弗勒集團汽車科技事業部首席執行官馬迪斯·青克(Matthias Zink)先生如是說到。

    目前,舍弗勒正在加速向全新的移動出行轉型,重點關注兩大領域——低碳驅動和底盤應用,并已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僅從電驅動領域來看,2022年,舍弗勒在電驅動領域新增50億歐元訂單,自2018年以來在該領域累計訂單額達到了160億歐元。

    在這優異成績的背后,是舍弗勒對創新的堅持和探索。

    “創新是一切的開始。”馬迪斯·青克在訪談中坦言。“舍弗勒的核心價值觀之一是創新,所以我們要提供創新產品,提供獨一無二的產品。誰能提供電驅動技術、快速充電技術,以及新的移動出行技術,誰就能夠被選為供應商。”

    而這也是舍弗勒自1978年開始、堅持不懈地舉辦四年一屆的技術研討會的目的。他表示,“我們想向客戶展示創新技術,并就未來的產品進行深入探討和交流。”

    在本次研討會上,舍弗勒展示了面向重型卡車的電液助力轉向系統(e2HPS)、可變阻尼減振系統(VDS),以及自動駕駛出租車等低碳驅動、底盤應用以及未來移動出行技術。

    創新不僅是一切的開始,也是解決難題的最佳方式。因此,舍弗勒才能如此游刃有余地應對產品性能創新和成本、市場份額和利潤等艱難選擇。

    如今,全球汽車產業正在加速轉型和發展,作為全球最大的市場和轉型的主陣地,中國汽車市場變化之快令人側目,中國汽車工業取得的成就令人贊嘆。

    馬迪斯·青克在采訪中感嘆道:“如果回想一下十年前中國本土企業與全球企業競爭的情形,再看看現在中國本土企業的發展,我不得不說,我非常欽佩中國OEM的發展方式,非常敏捷、快速且具有創新性。”

    因此,對于舍弗勒來說,中國絕不是一個試驗場或測試場。舍弗勒認為必須扎根于此,向中國市場學習。

    在“全球統籌,本土運營”全球戰略的指導下,舍弗勒多年來不斷深化“在中國,為中國”的本土戰略。舍弗勒在中國擁有1,000多名研發人員、九座汽車工廠和完整的價值鏈,本地化率超過95%,擁有自制的特殊加工設備和模具中心。

    憑借這些優勢,舍弗勒在中國市場擁有非常高的靈活性和成本競爭力。不過,舍弗勒并不會止步于此。馬迪斯·青克指出,“從研發,到工廠以及本土供應鏈,我們將繼續在中國加大投資。”

    隨著中國電動化加速轉型,中國汽車產業也開啟了“新航海時代”。中國車企“出海”勢頭正盛,對于擁有全球化布局的舍弗勒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馬迪斯·青克坦言,“如果中國車企想要在全球市場中保持中長期競爭力,就意味著要進行供應鏈和生產能力建設。我們已經為此做好準備。”

    在本次訪談中,馬迪斯·青克還談到了舍弗勒近期備受矚目的戰略性決策——向緯湃科技發出收購要約。“在當前快速轉型的背景下,汽車行業的動態調整期會出現大量的并購活動,這也是這個行業的特點。”

    他指出,向緯湃科技發出收購要約對雙方而言是一種能力互補,將進一步增強舍弗勒在電子和電控領域的能力,“也將是我們電驅動及未來移動出行業務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正如舍弗勒在10月份公布收購要約時所說:“通過此次業務合并,一家擁有四個重點部門、營收約為250億歐元的領先移動出行技術公司將誕生。”

    以下為訪談實錄:

    以創新為利器,積極擁抱電動化和智能化

    周曉鶯:舍弗勒是一家擁有70多年歷史的公司,您能簡單介紹一下舍弗勒目前的核心業務,尤其是汽車科技事業部的業務嗎?

    馬迪斯·青克:從今天或者這十年來看,舍弗勒可能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大的轉型。我們正在向全新的移動出行轉型,向電驅動轉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時代。

    周曉鶯:對于轉型,舍弗勒目前的具體策略是什么?

    馬迪斯·青克:從我負責的汽車科技事業部來看,我們有兩個重點關注領域。其中一個是低碳驅動,包括電驅動。另一個是與自動駕駛相關的底盤產品。這就是我們目前重點關注的兩個領域。

    周曉鶯:這貼合了汽車行業目前的主流趨勢——電動化和智能化。那么舍弗勒在這些方面已經取得了哪些里程碑式的成就?

    馬迪斯·青克:我們有非常創新的產品,特別是在電驅動領域。創新就是一切的開始。我們的訂單量很好。例如,我們在2022年獲得了50億歐元的新訂單(電驅動領域),這是對我們戰略的巨大肯定。我們不僅提供電機,也提供電驅動橋產品。我們將在2025年投產首個電機控制器??傊?,我們在電驅動領域非常成功。

    周曉鶯:舍弗勒目前面臨著怎樣的挑戰?

    馬迪斯·青克: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市場的不確定性。在全球范圍內,或者說在全球汽車市場背后,圍繞內燃機開展的業務仍然很多。而與此同時,一些國家和地區正在迅速向電動化轉型。

    那么問題是:我們采取怎樣的戰略?內燃機產品還要保留多久?何時向新產品轉型?我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保持技術中立。我們關注所有不同的市場,與所有的客戶進行互動,就像我們在研討會上做的那樣。然后,我們努力在所處的每一個業務領域進行創新。

    周曉鶯:我有一個很好奇的問題。即使宏觀趨勢是確定的,但市場是非常多樣化的。如果我們從全球市場來看,歐洲、美國和亞太市場,舍弗勒如何適應不同的需求?

    馬迪斯·青克:是的,并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技術。因此,我們注意到,一些汽車制造商已經開始實施全球資源配置戰略,他們將內燃機業務轉移到印度、巴西和東南亞。

    我們在所有這些市場都設有工廠和研發團隊,因此我們只需跟隨這一戰略即可。

    就其中一些國家和地區來看,比如歐洲地區制定了“綠色協議”政策,甚至計劃從2035年開始禁售內燃機新車,所以在歐洲,我們把重點放在了電驅動業務上。美國的情況比較復雜,一方面非常熱衷于電動汽車,但大型和重型SUV依然存在。而中國則非常積極、迫切地向電動汽車轉型。我們就是這樣分配資源和開展業務的。

    周曉鶯:今天,由于行業競爭,一些項目實際上無法輕易維持高利潤。如果必須做出選擇,市場份額和利潤哪個更重要?

    馬迪斯·青克:都重要。我想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周曉鶯:但有時必須要做出選擇,對吧?

    馬迪斯·青克:有些時候,你不得不放棄某個項目,因為它根本無法為公司的業務發展做出貢獻。但不總是非黑即白的,無論盈利能力還是市場份額,最好是兩者兼得。我們非常清楚,我們必須獲得投資回報。但正如我所說,由于我們高度垂直整合,我們有能力很好地管理我們的成本。即使與純本地企業相比,我們有一些財務準則,要求我們不能繼續某個項目,或參與某個競標。但是,如果你有創新能力,能提供創新產品,有獨特的競爭力,同時盡可能具有成本優勢,那么對任何項目來說,都不會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周曉鶯:我認為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因為我們也注意到,中國OEM越來越注重質量。他們需要找到創新賣點來贏得市場份額,價格戰不是一個好的競爭方式。

    馬迪斯·青克:這至少不是唯一的決策標準,對吧?

    周曉鶯:是的。

    周曉鶯:汽車行業的動態調整期會出現大量的并購活動,舍弗勒近期也向緯湃科技提出了收購要約,您能否提供更多相關信息?

    馬迪斯·青克:是的,我想這也是這個行業的特點,尤其在當前快速轉型的背景下。我們看到,在最近幾年或者過去十年里,行業里發生了很多這樣的交易。至少在我負責的汽車事業部,我們也進行了一些小規模的收購,比如收購了一家電機設備制造商。三周前,我記得是10月9日,我們決定對緯湃科技發起收購要約。我們為什么要這樣做?因為緯湃科技是一家電子和電控系統開發商和生產商,這次收購是我們電驅動及未來移動出行業務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收購要約的發出及之后收購完成,我們將形成技術互補,進一步增強舍弗勒在電子和電控領域的能力。目前,我們都是從供應商那里購買相關產品。但由于舍弗勒已經持有緯湃科技的大量股份,我們決定再往前走一步,發出收購要約。最終目標是擁有電子和電控相關能力。

    周曉鶯:這一舉措有利于擴充舍弗勒的產品組合。

    馬迪斯·青克:是的。你會發覺,所有電子產品和軟件方面的功能整合,都是未來必不可少的部分。

    所以,并不是你從供應商那里買來控制單元,然后安裝到電橋上就可以了。未來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系統集成。包括熱管理、充電設備等,大量電子電氣功能與機械和機電部件無縫結合。擁有電子電氣相關能力至關重要,這是一種戰略性決策。

    周曉鶯:我們注意到這對雙方都是一個很好的舉措。

    馬迪斯·青克:完全正確。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

    本土資源服務本土市場:本地化率超過95%

    周曉鶯:作為一家全球企業,舍弗勒一直踐行本土化戰略,能否介紹一下這一戰略的具體情況?

    馬迪斯·青克:我們稱之為“本土資源服務本土市場”。舍弗勒成立于德國,總部也設在德國。但一直以來,我們給予各區域許多鼓勵和授權。比如,我們在中國就有1,000多名研發人員。

    我們在中國擁有九座汽車工廠和完整的價值鏈,本地化率超過95%,擁有自制的特殊加工設備和模具中心。憑借這些優勢,我們就能在不同區域和市場上擁有非常高的靈活性和成本競爭力。這無疑是一個先決條件,尤其在中國市場。

    周曉鶯:中國汽車市場歷來講求速度,但除此之外,中國本土OEM對產品性能創新和成本都有更高的要求,舍弗勒如何從中取得平衡?

    馬迪斯·青克:這是個好問題。

    首先,歸根結底是競爭力的問題。我們當然要有競爭力,但在汽車行業,我們在成本方面也要有競爭力。舍弗勒的核心價值觀之一是創新,所以我們要提供創新產品,提供獨一無二的產品。我們希望以具有競爭力的成本提供滿足未來需求的產品。

    當然,競爭是激烈的。但從另一方面來看,誰能提供電驅動技術、快速充電技術,以及新的移動出行技術,誰就能夠被選為供應商。這就是我們面臨的競爭,也是關于成本的競爭。創新方面的競爭同樣具有挑戰性,這正是我們舉辦技術研討會的目的,我們向客戶展示創新技術,并就未來的產品進行深入探討和交流。

    這可能是競爭帶來的好的一面,但它仍然是競爭。我們會正視競爭,并接受挑戰。

    周曉鶯:是的,沒錯。我們看到,中國不僅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也是一個新技術的創新領域。這是一個試驗場。您如何看待這一點?

    馬迪斯·青克:對我來說,我曾經有幸在中國工作超過兩年,中國實際上是最具創新性的市場。如果我回想一下十年前中國本土企業與全球企業競爭的情形,再看看現在中國本土企業的發展,我不得不說,我非常欽佩中國OEM的發展方式,非常敏捷、快速且具有創新性。

    因此,對我們來說,中國絕不是一個試驗場或測試場,它就是我們想要扎根的市場。當我來到中國時,我不是來給員工提供建議或者指導的,而是來向這個市場學習的。我們在中國看到這些本土品牌電動汽車,看到上面采用的信息娛樂系統,其便利性和觀感品質等,不難發現,中國汽車工業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

    周曉鶯:我們目前正在蘇州參加舍弗勒的技術研討會,今年帶來了什么樣的創新解決方案和產品?

    馬迪斯·青克:我們展示了兩個重點領域的創新產品,也就是動力總成和底盤應用,包括底盤執行機構,以及新的移動出行技術,還包括自動駕駛出租車等。我們展示了電機創新產品和電驅動橋創新概念。

    我們展示了后輪轉向系統,也是全球首個同類產品。我們幾周前在中國為本土OEM啟動了產線。

    我們還展示了線控產品,完全是全新的人機界面,無需方向盤。

    周曉鶯:沒有方向盤。

    馬迪斯·青克:是的,沒有方向盤。你可以用搖桿來開車。

    此外,我們還帶來了許多試駕車輛。我們展示了可變阻尼減振系統(VDS)。我們還展示了面向重型卡車的電液助力轉向系統(e2HPS)。所以,完全可以稱此次技術研討會為一場創新盛會。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將有近700名客戶參與其中。所以說,這將是一個大型的創新盛會。

    周曉鶯:舍弗勒本地研發團隊是否有一些自主研發的解決方案可以應用于全球市場?

    馬迪斯·青克:我們有一些案例,包括技術發明、創新和產品開發最初都是在中國完成的。例如,用于人員運輸的Mover技術、自動駕駛出租車技術等,也就是動力傳動和線控相關的技術。我們中國團隊開發了e2HPS,面向重型商用車的電液助力轉向系統。我們還在開發可變阻尼減振系統(VDS)并獲得了第一個客戶項目。這充分說明,我們在中國的團隊了解本土需求,從而能夠成為客戶的供應商,并得到充分授權和鼓勵進行自主開發,甚至技術發明。而且我們還將這些產品應用到世界其他市場,這也是中國團隊進行主導開發的例子之一。

    周曉鶯:舍弗勒早在20多年前就進入了中國市場,并在中國市場持續投資。舍弗勒會繼續在中國市場加大投資嗎?

    馬迪斯·青克:這點毋庸置疑。我們會加大投資,但不是為了做而做,而是因為我們堅信中國仍將是體量巨大的市場,也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

    在這里,還有許多創新技術在不斷開發中,其速度和靈活性令人贊嘆。我們必須要扎根于此,并向中國市場學習。正如我在一開始所說,我們想要在成本上具有競爭力,就必須盡可能加深本土化。因此,從研發,到工廠以及本土供應鏈,我們將繼續在中國加大投資。

    周曉鶯:舍弗勒未來三年在中國市場的戰略是什么?

    馬迪斯·青克:未來幾年里,我們的業務主要聚焦在電驅動。另一方面,內燃機技術也將進一步得到發展,包括在乘用車和商用車上的應用。此外,自動駕駛、新的轉向概念,再到線控技術也將是未來的主要戰略重點領域。今天,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這些創新技術的未來發展方向。

    周曉鶯:是的。

    全球化布局賦能中國車企“揚帆出海”

    周曉鶯:您親身體驗過中國品牌的電動汽車嗎?

    馬迪斯·青克:今年我體驗過兩次。第一次是在上海車展期間,就在我們上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體驗了大約15輛不同的電動汽車,主要是本土品牌車型,這些車型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今年六、七月份,我把全球汽車管理團隊帶到了中國,我們又試駕了一次。我不得不說,本地品牌不僅僅在信息娛樂系統、本地需求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同時,質量水平、觀感和外觀都具有非常高的水平,與國際品牌相比也有絕對的競爭力,我非常確信這一點。我的管理團隊來到中國的時候也是相同的看法。所以在出差時,我總會開一開當地品牌的車型,以獲得最前端的反饋。

    周曉鶯:談到近期的IAA慕尼黑車展,我們看到很多中國品牌,他們非常愿意走出國門,特別是歐洲市場。如果他們想進入歐洲市場,您認為他們需要提前做哪些準備?

    馬迪斯·青克:我想中國OEM出海時肯定需要本地的供應鏈支持,我想這正是像舍弗勒這樣全球企業的優勢所在,因為我們擁有全球化的布局。

    所以說,如果中國本土企業走向全球,我們已經在相應的市場,在歐洲、美國、巴西以及東南亞都有布局。所以我們肯定會支持他們出海。他們已經具備了進入全球市場最起碼的條件,包括品質和品牌認知方面,中國OEM已經達到了一定水平。認證等所有其他必備條件,我想他們也都已經具備了。然后就是在全球市場中如何保持中長期競爭力,這意味著要進行供應鏈和生產能力建設。但我相信中國OEM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周曉鶯:是的,當中國車企出海時,像舍弗勒這樣的全球企業可以提供很多幫助,無論是在本土布局、研發還是售后支持方面。

    馬迪斯·青克:當然。正如剛才所說,包括銷售渠道和營銷推廣,他們都具有能力。剩下的就是與合適的供應商進行合作。我們已經為此做好準備。

    卓越、激情、長遠和創新

    周曉鶯:另一個問題是關于人才的。我們知道企業之間的競爭都是人才的競爭。舍弗勒的人才戰略是怎樣的?

    馬迪斯·青克:這可能是目前最大的挑戰,如何找到合適的人才和人力資本來實施所有的戰略和想法。

    但我不得不說,我們在中國擁有強大的團隊精神。我們在這里踐行舍弗勒的價值觀??偛恳步o中國的團隊提供充分授權,包括我自己也這樣做。我們對本土團隊有非常高的信任,給他們很高的自由度。我們的本土管理團隊在中國市場建立了強大的品牌形象和企業文化。所以,大家都熱愛在舍弗勒工作。再說回來,我認為如果你有創新文化,有良好的企業文化,就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舍弗勒就是如此。

    因此,近20年來,我和團隊都在密切關注人才問題。團隊變得越來越強大,這也將大家緊密團結在一起。我們不擔心對人才的吸引,更重要的是如何以所需的速度壯大和提升團隊。在中國,我們在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方面做得很好。

    周曉鶯:我所接觸的舍弗勒團隊真的非常棒,因為他們大多數人對創造價值和為客戶提供最佳服務抱有極大的熱情。這就是企業文化的力量。

    馬迪斯·青克:這就是企業文化的力量,包括我們的價值觀。卓越、激情、長遠和創新,是我們一直強調和不斷傳承的四大核心價值觀。讓人非常稱贊的是,我們的員工每天都在積極踐行這些價值觀。我們的團隊相互信任,緊密協作。隨著時間的推移,員工有機會通過參與新產品開發來發展自己的職業。我說過,他們可以在舍弗勒進行發明創造。每個人都可以享受很大程度的自由度,團隊也享受這一點。我們有一個優秀的管理團隊,愿意讓員工發光發熱,不斷成長。

    周曉鶯:這對吸引人才非常重要。

    馬迪斯·青克:是的。

    周曉鶯:希望舍弗勒能繼續在中國和全球取得好成績。

    馬迪斯·青克:非常感謝。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付于武:企業發展要堅持長期主義,敬畏市場、競爭和規律
    下一篇:王俠:汽車產業下半場不止卷價格 打持久戰才是決勝關鍵

    美女自卫慰福利www网站,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亚洲中文无码,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404
  • <code id="ass2i"><legend id="ass2i"></legend></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