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ass2i"><legend id="ass2i"></legend></code>
    首頁>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付于武:企業發展要堅持長期主義,敬畏市場、競爭和規律

    來源:蓋世汽車網 | 2023-11-10 10:36:02
    “我堅信,在未來十年里,我國汽車產業強國的目標將初步實現。到90周年之際,我國將徹底實現這一目標?!苯?,在蓋世汽車最新一期C Talk高端系列訪談中,中國汽車工程學會、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名譽理事長 付于武先生如是暢想。

    汽車信息網11月10日訊 “我堅信,在未來十年里,我國汽車產業強國的目標將初步實現。到90周年之際,我國將徹底實現這一目標。”近日,在蓋世汽車最新一期C Talk高端系列訪談中,中國汽車工程學會、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名譽理事長 付于武先生如是暢想。

    1953年7月15日,來自全國的萬名建設者匯聚長春西南郊,于茫茫黑土地上夯下第一根基樁,新中國汽車工業從此展開。這七十年來,中國汽車工業從無到有,從力爭年銷100萬輛到如今連續14年成為全球最大汽車產銷國,連續8年穩居全球新能源汽車產銷規模第一,自主品牌占比突破50%,更在今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出口國,致力于由汽車大國向汽車強國大步邁進。

    隨著新能源汽車的飛速發展,我國汽車產業高舉國產替代大旗,正逐步建立從基礎設施、關鍵材料、核心零部件到整車乃至品牌等各環節的完整產業鏈體系優勢,在部分領域甚至超越外資企業,引領著整個技術的走向。

    對此,付于武認為,創業、創新是支撐中國汽車工業70年發展最寶貴的精神財富,并將持續支持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行穩致遠。

    且在他的暢想中:“未來10至20年將是重要節點,世界型的汽車品牌和企業一定會在中國崛起。”

    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我國正處于發展的關鍵節點上,外部地緣政治沖突、貿易戰加劇、材料短缺和價格上漲,加之新能源汽車的高速發展“極致卷”的性價比以及產業因技術變革和消費演變不斷被顛覆等等,正源源不斷給我國汽車產業上下提出新的命題。

    其中,最為直觀的便是由特斯拉近年來降價引起的價格戰,無數整車企業跟進,“骨折價”“腰斬價”“跳樓價”不勝枚舉。與此同時,出海風起,布局泰國,遠赴歐洲,似乎這已成為每個車企的既定KPI等等。

    在上述背景下,我們進一步展望未來,總結付于武的觀點來看,企業應注重以下幾點:

    ·企業的生存,要注重長期主義,要敬畏市場、遵循市場規律并打造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

    ·優勝劣汰不可避免,企業應遵循市場規律,敢于挑戰,找準定位,并充分整合資源。

    ·中國汽車走向世界是必然趨勢,企業要做好產品,打好陣地戰和持久戰。

    ·汽車產業變幻莫測,企業更要敬畏團隊,人盡其才。

    “過去70年的成績固然彌足珍貴,但我們更應正視自己的不足。少走彎路,不走錯路,在關鍵的時候把握住大勢,才能行穩致遠。”付于武進一步警醒道。

    以下為訪談實錄:

    “到90周年,我國將徹底實現汽車產業強國目標”

    周曉鶯 :今年是中國汽車工業70周年。如果需要對這七十年的發展歷程進行階段性的總結和評價,您會如何表述呢?

    付于武 :今年7月15日,針對中國汽車工業70周年我曾做過一次報告,十年前也曾做過相似的匯報,但與70周年的感受完全不同。在此后的幾個月中,我一直在思考:中國汽車工業70年來究竟成功在哪里?又有哪些不足?

    1953年,一窮二白的我們拼命地在長春那片黑土地上建起了中國第一汽車廠(中型卡車)。五年后,南京躍進(輕卡)以及黃河牌(重卡)相繼問世。1968年,陜西汽車廠和陜西汽車齒輪廠在秦嶺腳下的小山溝里拔地而起。正是在這個偏遠的山溝里,我們孕育出了如今世界重型卡車領域的龍頭企業。這種忘我奮斗的創業精神,是中國汽車工業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

    其次,技術革命、能源革命、智能革命這三大革命推動了中國電動化、智能化的轉型,也體現了偉大的創新精神。

    再次,改革開放是中國汽車工業發展的關鍵因素。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汽車工業的今天,更不會有奇瑞、吉利、長城、比亞迪以及零部件企業們。而只有融入了全球汽車業,站在全球的格局下,你才知道世界多么需要中國。

    當然,在偉大成績之下,我們更應正視自身的不足。少走彎路,不走錯路,在關鍵的時候把握住大勢,才能行穩致遠。

    中國汽車市場在1992年不過100萬輛,花了八年時間才實現翻番,但此后爆發式增長,到了2009年,我國以900多萬輛的規模成為世界第一汽車大國。

    我們必須承認,改革開放雖然推動了民營經濟的發展,但我國政府在轎車私有化道路上的推進速度相對較為緩慢。上世紀80-90年代,我國頂層設計對汽車產業的重視程度搖擺不定,沒有全力以赴。到了近期,在我國大力發展雙碳戰略下,對商用車這一主要碳排放污染源的重視程度嚴重不足。

    總結歷史,看到成績固然彌足珍貴,同時,我們也必須正視產業發展過程中的不足之處。這些不足對于中國汽車產業的未來發展道路具有至關重要的影響。

    周曉鶯 :您之前提過,中國的市場是否強大關鍵得看供應鏈,而不只是看產品。那么,您覺得現在中國汽車產業能不能算得上是汽車強國呢?

    付于武 :我認為我國正在邁向強國之列,但現階段,我國的競爭力、市場規模,包括國際市場表現,還不足以支撐汽車產業強國這個提法,任重而道遠。

    核心技術方面,早在工業發展初期,我國先后成立了上海汽車電器廠、哈爾濱汽車電器廠以及長沙汽車電器廠,但在之后的發展過程中,我們并沒有跟上產業發展的步伐。于是,當汽車電子在安全、節能環保等方面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時,我們顯得力不從心。

    此后,包括芯片短缺、操作系統等問題在內,都反映出我國汽車產業在供應鏈、產業鏈到創新鏈等各個方面并未做好充分的準備。

    然而,我堅信,在未來十年里,我國汽車產業強國的目標將初步實現。到90周年之際,我國將徹底實現這一目標。這并不是單一主機廠或零部件企業所能解決的問題,而是需要整個生態鏈的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和奮斗。

    “企業的生存要注重長期主義,而非投機取巧”

    周曉鶯 :您剛剛提到,汽車產業的發展與民生、經濟政策等多個生態系統緊密相連。汽車進入家庭現象的出現,實際上是消費力提升的結果。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人民經濟實力增強,才實現各層次、各領域的共同繁榮和相互促進關系。

    付于武 :確實是。百姓衣食住行,汽車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不僅為人們提供了交通和運輸的便利,還隨著社會的進步不斷發展和改進。同時汽車產業作為國家經濟的重要支柱,除了社會屬性,同樣具備著市場屬性。

    從全球視角來看,許多大型企業都是以汽車制造為主營業務的百年企業,例如,豐田、戴姆勒-奔馳和福特等,都擁有著百年歷史。所以,企業的生存要注重長期主義,而非投機取巧。要充分信任汽車產業具有極強且旺盛的生命力,它會帶動我們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這一點不要懷疑。

    周曉鶯 :過去十年,汽車行業中的一些傳統車企正在自我迭代和革新,同時新力量不斷涌入。如果要歸納一些表現較好的中國車企的共性,您認為會是什么?

    付于武 :汽車產業是一個高度競爭的市場,企業不斷經歷著創新和淘汰。在這樣的背景下,汽車產業的競爭力最終還是要歸結到產品本身。而要打造出具有市場吸引力的產品,關鍵在于對市場趨勢的敏銳捕捉,這需要對市場規律保持敬畏,并遵循規律進行決策,這一點非常關鍵。

    過去我們說,汽車產業是規模經濟。一個企業存在的目標就是要創造效益,沒有效益,企業是不能存在的,這也是為什么比亞迪以及特斯拉近年來表現出強勁的盈利能力,這主要得益于他們遵循市場規律,注重產品品質和市場需求。

    在汽車行業中,產品為王是一個普遍的規律。沒有好的產品,企業就不會占領市場。新玩家中,華為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作為一家高科技公司,盡管在汽車領域缺乏經驗,但它通過不斷學習和迭代,已經逐漸適應了汽車行業的需要。

    總的來說,敬畏市場、遵循市場規律并打造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是長期主義百年企業所必備的性質。

    “在日新月異的時代,我們要積極接受并擁抱變革”

    周曉鶯 :過去企業先設定市場定位和營銷策略再進行產品研發,現在則更注重產品與目標消費人群的適配性,思考特定人群的高頻使用場景和所需功能,再進行產品化。當產品偏向針對特定細分人群時,是否會跟“規模經濟”相違背?

    付于武 :其實并不是這樣。規模始于產品本身。如果一個產品沒有差異性、沒有特點,沒有個性,甚至沒有靈魂,沒有屬于自己的東西,就沒有市場。

    對于汽車企業而言,除了產品定位和細分市場的理解之外,還需要注重對市場趨勢的敏感度和消費者需求的把握。

    以理想汽車為例,它今年可以說是“超理想”。增程式并非理想汽車開啟的先河,但為何最后是理想汽車成功了?這要回歸到產品本身上。當動力電池能量密度、循環次數方方面面尚無法支持純電動汽車替代燃油車時,理想汽車提出增程式方案,既滿足了低碳化需求,也緩解了消費者對于新能源汽車的里程焦慮,所以銷量逐漸走高。

    “超理想”給了我們很多啟發。汽車企業需要注重產品的差異化,避免同質化現象的出現,同時要在產品定義、市場調研和細分市場理解方面下功夫,以確保產品的市場競爭力。

    周曉鶯 :近年來,華為造車一直被熱議,但實際走訪終端門店發現,消費者并不在意,主要關注產品好壞。這也在提醒我們,應該用更開放的心態看待新生事物。

    付于武 :確實,華為的模式在傳統汽車行業軌跡中沒有先例可循,借助手機門店渠道推動汽車銷售業務,這種全新的思維方式對傳統理念產生了顛覆性的影響。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我們首先需要積極接受并擁抱這種變革。

    周曉鶯 :也包括目前汽車行業呈現出了日益明顯的消費品化趨勢。

    “中國市場再大也容不下這么多企業”

    周曉鶯 :當前,中國汽車市場降價和追求極致性價比的趨勢日益激烈,同時,國內汽車產業也呈現過剩的態勢。您覺得這種態勢會持續多長時間?會否加劇企業間的優勝劣汰?

    付于武 :首先,我認為特斯拉帶來的沖擊和降價影響,還沒有完全過去。

    原本我們認為特斯拉只是一家普通的純電汽車制造商,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推出了4680大圓柱電池,智能化技術發展迅速,顛覆性的垂直一體化鑄造也改變了我們汽車的設計,值得我們深入學習和借鑒。

    目前,對于特斯拉下一步發展方向我們無法預測,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還會繼續降價。在這種情況下,整個產業、企業和地方政府都沒有做好準備。我們的企業表現出缺乏定力,采取了一些錯誤的策略,比如燃油車銷售腰斬。

    相較于特斯拉和其他領先企業,我們應清楚認識到,產品定位的差異是我們與特斯拉之間的重要差距,單純依靠降價來應對市場競爭并非最佳策略。相反,我們應該思考如何通過提高產品定位和品質來贏得市場,回歸到產品為王的原則上來。

    其次,我們需要認識到,提高效率是我們在競爭中取得優勢的關鍵。特斯拉的智能化和垂直一體化鑄造策略已經為我們樹立了高效的典范,我們應該學習并借鑒這些策略,從源頭上提高效率,以獲得競爭優勢。

    第三,我們需要對市場、競爭和規律性的東西保持敬畏之心。缺乏敬畏可能導致我們無法了解對手的動向,匆忙應戰,最終失敗。要成為百年企業,我們必須堅持長期主義,對市場、競爭和規律保持敬畏之心。

    回顧歷史,我們不能忽視倒下的企業。恒大的爆雷事件以及汽車行業的倒閉潮都為我們敲響了警鐘,我們需要對這些事件進行深刻反思,以避免重蹈覆轍。

    周曉鶯 :您提到企業經營的一個基本前提是必須產品能打,同時要有定力。但現在很多企業為追求市場份額和降低成本,采取堆料策略,導致行業利潤率和生存空間受壓。在您看來,此前摩托車、家電行業的歷史會否在汽車行業重演?

    付于武 :確實有這個可能。在汽車行業中,市場規律是不可違背的,包括美國、歐洲及日韓這些發達國家的整車企業數量并不多,這是市場機制優勝劣汰的結果。

    中國市場再大也容不下這么多企業,需要一個或幾個世界型企業來引領整個行業的發展。而只有通過大規模的整合和協作,才能夠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和社會效益的最大化。

    最近三至五年是歷史淘汰期,兼并重組和社會資源的大整合也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仡櫼话偃氖甑钠嚢l展史,都是這么過來的。無論是傳統企業還是新興勢力,都需要做好各方面的建設,以應對未來的挑戰。

    “充分整合資源,才是企業經營中的最高境界”

    周曉鶯 :大家還是要做好競爭越來越白熱化,靠產品市場化生存的準備。

    付于武 :還要遵循市場規律,敢于挑戰,不光是技術層面,整個的社會化組織都要跟進。

    周曉鶯 :您提到社會化組織協調分工,并把汽車比作一個生態鏈。但以比亞迪為首的中國車企正快速構建起強大的垂直整合能力,這是否會成為另外一種高效生產的形式?

    付于武 :比亞迪其實也在不斷進行內部調整和自我反思。隨著企業規模擴大,比亞迪正在將一些業務外包給更專業的團隊,以便更好地利用資源,降低成本,提高市場競爭力。充分整合資源,才是企業經營中的最高境界。

    周曉鶯 :確實,在軟件汽車時代,產業鏈長尾效應將更加明顯,企業很難什么都自己做完,這也不符合規律。

    付于武 :我國半導體領域內地平線相對不錯,但也難說所有東西都自己造,那是不可能的。要找準自己擅長的點,并尋找更合適的合作伙伴來支撐自己完成。

    “世界型的汽車品牌和企業一定會在中國崛起”

    周曉鶯 :近兩年來,中國車企的出海話題備受關注,許多行動派紛紛加入到這一浪潮中。那么,是否所有的車企都必須出海呢?或者說,企業出海應該采取怎樣的策略?

    付于武 :近年來,中國汽車出海成績斐然,這是此前意料之外的。

    出口接收國從過去的東南亞、中東、非洲到如今的發達國家,產品也不再只是商用車、傳統車,更延伸至乘用車和新能源范疇。這種成績是多方面因素疊加的結果,也是中國汽車企業發展、進步的一個體現。

    70年的中國汽車工業逐漸成長為一個青壯年,并在智能電動化轉型階段充滿自信,在未來的幾十年內,中國汽車企業走向世界是必然的規律。

    IAA車展之后,歐盟迅速展開對中國電動汽車反補貼調查,這恰恰說明,我們最近的路線走對了,中國在電動汽車領域的動作、效率、速度和節奏引起了國際汽車界對我們的警惕。

    然而,進入發達國家市場并非易事,關稅壁壘、碳壁壘、技術壁壘都將可能接踵而來。中國汽車企業要做好自己的產品,深入了解歐洲等發達國家的市場、文化、法規、標準和消費者習慣,做好各方面的準備,打好陣地戰和持久戰。陣地戰,意味著在當地建廠,避免或避開各種壁壘。持久戰,則需要中國汽車企業在國際市場深耕細作,不斷提升產品美譽度和市場競爭力。

    未來十年、二十年是兩個重要的節點,前十年打好陣地戰,并堅持打好二十年的持久戰,我相信,世界型的汽車品牌和企業一定會在中國崛起。

    “汽車人如果沒有激情將很難跟上時代的發展步伐”

    周曉鶯 :我們了解到,您與您的團隊開展了十余年海外精英的歸國動員工作,其中契機是什么?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嗎?

    付于武 :不管是汽車工程學會,還是汽車人才研究會,都是一種公共的服務性平臺,為行業服務,包括人才培養、人才引進,創造一個更適合人才成長的環境。

    2000年后,我國汽車產業爆發式增長,當看到趙福全、汪大總、辛軍等留外精英時,他們的學識、眼界,對汽車的理解,是當時國內汽車人所不具備的,所以迫切地想要他們回國發展祖國汽車產業。

    還記得當時趙福全從華晨離職,我力勸他留在國內,無論是在民營企業或國有企業任職,反正不能再出國?,F在回頭我的勸說有些許強詞奪理,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汽車產業在過去十余年來的蓬勃發展離不開他們。

    周曉鶯 :當時辛軍決定從上汽集團離職,投身創業之路時曾說過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他說,我這樣的背景都不去做零部件,產業空心化的問題誰來解決?確實,正是一批又一批這樣的人愿意去奉獻,去努力,去拼搏,才會有今年的中國汽車產業。

    付于武 :汽車工程學會有八個字的核心價值觀,激情、專業、服務、合作。為什么將“激情”擺在第一位?這源于汽車產業的獨特魅力,它不斷進行創新和突破,不斷刷新著過去的紀錄。汽車人如果沒有激情將很難跟上時代的發展步伐,也將愧對自己的人生。

    周曉鶯 :汽車人似乎天然有一種很強的使命感,愿意去拼命。

    付于武 :在眾多產業中,很難有一個如汽車產業一樣可以包容如此多的新技術。從人工智能、大模型到傳統發動機、變速箱各種技術美學。這是一個集大成的產業,它不僅具有足夠的包容性和科技各方面的延展性,還具有強烈的社會屬性。

    我國機械部原部長沈烈初,如今已90高齡,但每次與他談論汽車產業,都會深入各個專業領域,包括垂直一體化鑄造究竟省下哪些零部件,它們所占比例和重量分別是多少等等。在他看來,汽車產業變幻莫測,充滿魅力。

    “對于一個企業來講,人盡其才特別重要”

    周曉鶯 :如今汽車產業的范疇正在外延,軟件、算法、人工智能、芯片、IT等各界人才正在涌入其中,企業該如何平衡?

    付于武 :在當前時代,跨界融合、互相賦能以及跨領域跨學科的協同合作,已經成為人才發展的主題。但是,對于人才的培養和發展,我們需要一個準確、完整且理性的判斷。

    以發動機行業為例,除混合動力技術外,零碳發動機技術被列為汽車工程學會所梳理的未來三至五年的八大新技術方向之一??墒怯捎谌瞬艃洳蛔?,我們可能無法順利推動這一技術的發展。我們需要加大宣傳力度,特別是在教育體系中加強對這一領域的培養。

    另一個重要的技術方向是固態電池,同樣需要更多的電化學專業人才來推動這一領域的發展。

    我們應當以更為寬廣的視野和更為理性的態度,對人才培養進行評估并加速培養,不應該忽視跨界融合、互相賦能讓協同合作成為必要。同時,隨著技術的不斷迭代和新技術的出現,我們也要持續地學習和提升自己。

    周曉鶯 :確實,這應該被視為一個終身學習的理念。對于重要的企業和個人而言,都應有意愿以發展的視角相互促進、實現彼此的成功,而不是追求尋求即刻就能派上用場的人。

    付于武 :我曾在AVL李斯特探訪,接待我們的是一位在AVL工作了四十二年后的退休老員工。他有一把萬能鑰匙,可以打開所有的實驗室。他就像是一本AVL工廠的活詞典,對每個技術細節都了如指掌。對于一個企業來講,人盡其才是特別重要的。

    周曉鶯 :如今,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職場老人,都在經歷不同程度的焦慮。在您看來,該如何緩解焦慮?

    付于武 :對于大多數人,尤其是年輕人或在職人員來說,他們現在面臨著來自社會的強烈壓力。因為他們仍然處于第一線,肩負著重大的責任和任務。

    今天,我讀到一篇來自科技部退休老人的感言。他表達了對仍在一線工作的年輕朋友們的羨慕之情。他認為,盡管已經退休,享受著閑暇生活帶來的快樂,但仍然懷念年輕時在工作中的快樂和充實??梢?,年輕時在第一線沖鋒陷陣在人生的歷史上也是幸福、快樂的。

    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中,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來適應社會的變化是非常重要的。汽車行業是一個充滿挑戰和成就感的行業,我們應該珍惜這個行業和這個崗位。

    但在企業的人才管理層面,我仍建議企業應該盡一切可能為員工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和發展機會。企業的文化應該是知人善任,讓每個人都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華和能力。我們應該給予他們充分地肯定和尊重,創造一個寬松的工作環境。這是一個考驗我們每個企業家的時刻,我希望我們能夠敬畏團隊,敬畏每一個人。

    我自己也曾經在不同的崗位上工作過,從基層員工到車間主任,再到科長和副職,我都有過親身體驗。我深知各種職位的困擾和糾結,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才是最好的。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本田Prologue實車曝光 與通用聯合打造
    下一篇:舍弗勒事業部CEO馬迪斯·青克:中國 是我們想要扎根的市場

    美女自卫慰福利www网站,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亚洲中文无码,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404
  • <code id="ass2i"><legend id="ass2i"></legend></code>